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4161551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回忆老屋  

2010-09-11 15:04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“今年7月间,连续多日的大雨,将老家的房屋弄的摇摇欲坠,上堂厅东头不尽的两间正房(原大伯父家住的)己经坍塌,你和二嫂居住过的卧室及厨房的后墙己经歪斜,也快成废墟了。”

上述消息是立弟上月来舍时告诉我的。它使我抑制不住心中翻腾的思潮,脑中不断映现着这幢老屋的过去和现在。

这幢老屋建于清代光绪五年(公元1879年),竣工于光绪九年(公元1883年),  那里原来是一垅面积约2.5亩的梯田,在此之前,尊祖父必俊公因兴种茯苓并将茯苓运到南京出售,由于货缺,被外商(荷兰商人)高价购买,因而赚得不少钱(即发了财)。他返回家中便买田做屋成了当地的富裕户。据长辈们讲,当时为了建房硬是将那2.5亩梯田挖平,将多余的土石堆放在大门左边成了一座小山,并栽上了白杨、青松和栗树,被风水先生称之为“青龙嘴”(从此得名延续至今),到我知事时那些树己参天蔽日长到几十米高了,它和大门右边梯地(主要是菜园,风水先生叫它为白虎嘴)的海拔高度相近。在青龙嘴和白虎嘴山脚还各有两棵一米多粗的几十米高的古松,其枝枒向下拖着,家里大人小孩都称之为凤凰松,它们相互守望,形成一道可观的自然风景。大门的正对面是一座名叫磨粉尖的大山,乡邻们都说朝向好。但这屋坐南朝北,冬天日照时间短,每次下雪,屋面的积雪迟迟不化,室内特别冷,气温比坐北朝南的屋要低3—5度(摄氏)。

这幢老屋共有30 多间,其建筑颇具特色,上下两个堂厅面积各有100多平方米,其左右各有两间正房,俗称上连五下连五,每间正房面积约20平方米,上重正屋两边还建了横屋——厨房、杂物间、过道和走廊等。下重正房两边也建了厨房、回字门和厅堂等横屋,这左右两边横屋的大小和形状都是对称排列。在大门口有宽约3米、长约20米的走廊,走下五级石阶便是面积约800平方米的平坦稻场,稻场下面是一块约0.3亩的竹林,每当下雨之后,蓬松的竹叶格外青翠,令人赏心悦目。稻场东西两边建的猪圈、柴房、碓屋等也是对称地排列着。在稻场东头,还有一扇大门(俗称前头大门),家人和外来人进出都得经过这前头大门,很有安全感。   老屋内的装潢既很考究也很具时代特色,其中大门和上下堂厅为整幢房屋的中轴,进入大门便是下堂厅,在距大门约2米处竖了两根直径约15厘米的黑漆柱子,上面挂着木制的一副长对联,上联是:“著手便生,春喜巍巍,翠瓦排鸳,掩映一庭风月;”下联是:“殚心能裕,后期世世,彩云化凤,栽培百尺梧桐。”上下堂厅屋顶的桁桷串梁等都涂上了红漆,面朝屋内的衍瓦也涂上了白漆,锃亮锃亮;那临空的鼓壁上还挂了四块长约1米、宽约为0.7米的红黑两种底色的贺喜匾额,上面有 “燕翼宏图”“堂构增辉”“轮奂增辉”等用金粉写的大字(行书)。在上下堂厅之间还有一间约40平方米的天井,天井两边墙壁上绘有花鸟人物等工笔画,看上去质朴典雅。走过天井踏上一级石阶便到了上堂厅的走廊,走廊向里一米处便是用木板装嵌成上顶屋瓦下抵地面的木壁,家里大人小孩都叫它“鼓壁”。这鼓壁中部镌刻了“桃园三结义”等古代故事(图画),上部全为木格,以利通风采光。在上堂厅正面捱墙摆放着一张长约3米、宽约0.5米的香火桌,上面放着铜罄、香炉和祖宗牌位,墙正中挂着天地君亲师中堂和对联;左右两边则摆放了八张古色古香的红木椅和六张同样 木质同样颜色的茶几及两张方桌,供大人们在那里议事或接待宾客及过年过节祭祀之用。.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1949年之前,这里住着我祖父克诚公的四个儿子,即我大伯、二伯、三伯和我父亲及其全家,大伯家住在上堂厅左边,我家住在上堂厅右边,二伯家住在下堂厅左边,三伯家住在下堂厅右边。关上大门仍是一家,打开大门则为四家,由于各家有耳门面对上下堂厅,既各自独立,又能相互关照,十分方便。我幼年时期,父亲经常带着我们小兄弟姐妹打扫堂厅、天井、稻场等公共场所,屋内屋外干干净净,稻场上没有杂草、积水、石子、瓦片,堂厅和天井里看不到果皮纸屑和其它垃圾,置身其间使人顿生一种清新高雅之感。1950年代,大伯、二伯家哥嫂他们先后迁到别屋或外地居住,他们的房子己被别人住下,只有我家和三伯家合林堂兄尚住在那里,由于风雨侵蚀和多次劫难,加之年久失修,往昔的风采逐渐逝去,墙上的字画大部份己经脱落……青龙嘴和白虎嘴上的古树也被全部伐光……1970年代我们四个同胞兄弟先后迁居县城,离开这生养我们和在青少年时代居住过的老屋之后,门前杂草丛生,屋内外沟渠堵塞,屋外脏水横流,屋内潮湿不堪,稻场上家禽家畜拉下的粪便比比皆是,几乎令人无处立足。1997年10月,大哥三弟和我应晓春堂姐要求,将那上堂厅西边属于我们兄弟三个的房屋转让给了旭明堂侄居住。由于体力关系和交通不便,近几年我也很少去那里看望。看来,这幢老屋在经历了130年的沧桑巨变,见证了几个朝代的兴衰之后,也将退出“历史舞台”了。它昔日的风姿,后生们只能从老年人的记忆中去探寻。他们可能不知道,这老屋给人留下的也有不少值得思考的东西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