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4161551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句犯上话被撤职 偷吃猪食被判刑  

2010-04-28 09:14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这是发生在1957和1959年的两则故事。

 其一,一句犯上话被撤职。1957年下半年本人在一所中学就读,这年秋季全国开展了反右派运动,学校里“打倒右派”、“ 一句犯上话被撤职,偷吃猪食被判刑击退右派份子的猖狂进攻”、“把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统统揪出来”之类标语和大字报铺天盖地,不但学校的墙壁贴得满满的,还在学校大礼堂里拉着一道又一道绳子,将大字报夹在绳子上(像晾衣服一样),约五百平方米大的大礼堂被晾着的大字报挤得水泄不通。负责抄写和整理大字报的是时任学校的团委书记。不知是何种原因,有一天上午这位团委书记在抄大字报时突然讲了一句犯上话:“我是秘书的秘书。”意思是抄写大字报之类是学校秘书的份内事,可秘书却指挥他做。他说这话时可能忘记了“这位秘书还有一个官衔——学校的党支部书记”。结果很快就遭来充满着火药味的许多大字报,说他对秘书不满就是对党支部书记不满;对党的基层组织负责人不满,就是对党不满;对党不满,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份子。当天下午,同学们就没有看见他抄写大字报的身影。两天后,却看见他出现在学校里那些被视为右派的老师群里,和右派老师们一道挑土修操场。一个星期后,就听说对他进行了处分。只是由于他家庭出身好(下中农),没有划为右派,只认定他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,但  掉了团委书记职务,每天和右派们一起劳动…… 

 其二,偷吃猪食被判刑。1980年代初,我在一家国有工厂主持厂务, 有一天突然接到一位女青年的申诉书,大意是,她父亲1959年在我们厂当饲养员(养猪),不知为了什么将他开除判刑(后死于劳改场地),要求查实平反。第二天,我便召开厂领导班子会决定派专人复查。第三天从该员的档案上获悉,他的罪名是“现行反革命”,其犯罪事实是破坏粮食统购统销。接着我便召集知情人座谈,了解具体事实。会上七嘴八舌,纷纷诉说那年月,上级给每个职工每月定的口粮标准只有22斤,要大家“瓜菜代”。职工私下普遍反映“这个标准太低,每天供应的饭菜都填不饱肚子”。这位饲养员有一天饿的挺不住,便在猪食里面寻找红芋头吃 ,不料被人发现向厂领导告发了。第二天,厂里便召开斗争大会,有些人就上纲上线地分析批判,说每人吃粮只能按上级规定的标准吃。红芋是粮食,偷吃猪食里的红芋就是超标准多吃粮食,就是破坏上级规定的口粮标准,就是破坏粮食统购统销;破坏粮食统购统销就是十恶不赦的现行反革命。

知情人还回忆说,当时厂领导的指导思想是宁左勿右,怕犯右倾错误,批斗会后便将这个饲养员的问题上报到公安局和法院,不到一个星期,司法机关就将他逮捕法办,判处五年徒刑。一年后,听说他死在劳改场地。他死后妻子贫病交加,不到半年也命丧黄泉去见她的丈夫去了。是年,他俩惟一的女儿还未满十岁。

光阴荏苒,往事如烟。随着岁月的流逝,过去的许多事己在我的脑海中消失了,惟独上述两起案子忘却不了。上个世纪八十年代,这两起冤案都得到了平反纠正,恢复了名誉。那位团委书记运气好,享受到了这迟到的公正;但不知那位饲养员葬身于荒郊野地后,那飘荡的孤魂可知道一二?!我现在写下这些,谨是“为了忘却的纪念”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