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4161551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09年12月26日  

2009-12-26 13:58:3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58年暑假留校运杉木

     1957年下半年,我县和全国各地一样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反右运动。我就读的太湖中学当然不会例外。到第二年三月,太中十几位包括我父亲在内的老年教师都被划为“右派”和牛鬼蛇神(1980年之后上级己认定是冤假错案,全部平反纠正),统统被关进了看守所,用当局的话说就是“扫地出门”。父亲被扫地出门”后,我的生活费也就没有来源。到放暑假时,我听说学校在暑期要建大礼堂东边的校舍需要劳力。我决定留校劳动,为下个学期添补一些学费。

     与我一起劳动的还有比我高一届的侯启波、李应等三个同学。七月初我们劳动的第一天,学校主管基建的总务处就安排我们到余家钵(己被花凉亭水库淹没,位于西风洞山脚下)去运杉木。我们一行到达那里后,将堆在那里待运的近200根杉木一根一根地用水竹篾和棕绳子扎成木筏,扎好后,又对每一道匝箍进行检查,确定一点问题没有时才放手。下午3点钟左右完工下水,每个木筏两人,各自手持一根竹撑篙,像船工那样一个站在筏头,一个站在筏尾,顺水向下撑,遇到深水河道时,我们就坐在筏上掌握一下筏头的方向,随水前行;遇到浅水河道时可就费劲了,我们得下到水里或拉或推着木筏前行,经过二个小时左右,木筏才漂到约10华里远的“三星伴月”附近的湾河道里。这时我的腰直不起来了,他们也都说很累,于是便歇下休息。

       可我们歇下不到一刻钟时间,上游的山洪水就咆哮着奔腾而下(以后才知道上午在上游下了好长时间的暴雨),平静的河湾里本来很清澈的河水很快变成了混浊不堪的黄水,而且在急剧上涨。两只木筏随之晃动起来。大家简单商量了一下,都认为不能再向下划了,于是便将木筏划到斜对面的腊树窝(地名),用棕绳系着栓在一棵碗口粗的木籽树干上便打道回“府”。这时夜暮开始降临,一路上除了山洪呼啸,什么声音也没有。我的两只小腿像灌了铅块似的行走非常吃力,侯启波也说很累。当我们走到龙山宫山嘴上下船的地方时,滚滚直下的山洪水己淹没了上下船的台阶。船停在对岸,我和侯启波、李应等同学放开嗓子喊船老板,请他过来把我们划过去,大家说了许多好话。半个小时之后,渡船才划过来。“谢谢船老板!”我们异口同声感谢这位看上去有五十岁的船工。“快上来,坐稳了,不要动!”船老板像下命令似的说了一声便撑了一篙,调转了船头。当渡船行至河道中间时,一个浪头冲来,船身剧烈地摆动,船头开始由逆水转向顺水。我们知道,如果船老板驾驭不住,让船头顺水向下,渡船不但不能划到对岸,还有翻沉危险。这时大家几乎都屏住了呼吸。身体瘦弱的船老板一边使出全力划浆,一边开口大叫:“这样大水你们还要坐船,你们是不要命吗!”我们坐在船舷上,一声不吱,看着波涛翻滚的洪水,我心里砰砰直跳;看到船老板划浆时吃力的样子,又觉得非常过意不去。看着,看着,真是上天保佑,船老板终于控制了船头的方向,使它迎着凶猛的波涛朝对岸游去。前后约20分钟,我们终于下船上岸了 。大家在反复谢了船老板之后,便向学校方向走。晚上七点多钟,武世鸿校长看见我们回来了,一开口就不停地说:“好了,好了。下午我打电话问花凉亭水库筹建指挥部,看见运木材的太中学生没有? 那里每次都说没看见。把我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.....”我们四人匆匆吃过饭,洗过澡,便回到各自的寝室睡觉去了。

      第二天,天放晴了。总务处又要我们又去腊树窝将放在那里的杉木运回,并安排了正在学校被监督劳动的周国宏老师与我们一道。吃过早饭,我们从学校出发,在东门河乘渡船过河后,经东山头、岔路口、四面畈、龙山宫来到腊树窝放树的地方。在解开了拴在木梓树上的绳索后,大家重操旧业,周老师和我同在一个筏,他手持竹篙站在筏尾,我手持竹篙站在筏头。河水虽不像昨天那么黄那么凶,但仍有满满一河,而且十分湍急。出乎我们意外的是,木筏划出龙山宫山嘴即漂到现在的滚水坝时,就像脱缰的野马,朝下游猛冲。我们都感到驾驭不住,周老师嘴里自言自语:“怎么让这些孩子放树?”大约过了上十分钟,木筏就冲到了东门河的渡口,站在两边渡口候船的上百号人挥手大喊:“朝东边岸撑!”“朝东边岸撑!”当木筏即将冲过被水淹没的简便汽车桥时,我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些木头影子,真是说时迟,那时快,便用竹篙顶住一撑,木筏立刻像飞箭一样朝着河东岸的湾子里漂去,侯启波他们的木筏大概也是在那里撑了一下,也朝我们这个方向漂过来了。最后,木筏从东门河岸的缺口漂到了被水淹了两三米深的稻田里(即后来建的沙砖厂附近)。这时我们己经筋疲力尽,而且惊魂未定,互相诉说着:如果竹篙不撑那么一下,我们就葬身鱼腹了;如果木筏绑的不牢实,也去见了水龙王……

      这一年两个月的暑假,我一直在学校劳动。除了那次运杉木之外,还参加了挖地、种菜、除草和建沼气池等劳动。我原以为这两个月的伙食费,学校会全部免收,谁知到秋季开学之后,我不但没领到一块钱的报酬,连那两个月的伙食费也做为我的欠账记在学校总务处的伙食账上。

:简便汽车桥是在河里打下粗木桩,在桩上钉上厚木板,只与平时水面高约20厘米,四吨重汽车可通过。到1965年,东门河上才建钢筋水泥柱大桥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